每个流浪汉都有搬家的痛苦经历

发布时间:2020-08-04 10:11:00

我回到租来的房子睡觉去了。那是我一生中不吃东西的日子。因为剩下的钱只剩下付电话费了,因为哥哥答应给我钱,却食言了。因为我在南京流浪三年了,我一无所有。

01

“原来手机坏了。我以为这个混蛋不在乎我。“我松了一口气。

从口袋里掏出剩下的50元钱,跑到附近的移动营业厅充值话费。花销完了,他还是没有收到他承诺的500元。

我回到租来的房子睡觉去了。那是我一生中不吃东西的日子。因为剩下的钱只剩下付电话费了,因为哥哥答应给我钱,却食言了。因为我在南京流浪三年了,我一无所有。

直到第二天晚上,他才有了500元。哥哥解释说:“你收到了吗?我很抱歉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我说,“是的,我不会还你的。”他要求问,我抱着被子,眼泪汪汪。

几年后,他问我为什么不还他。我说,如果你提前一天打电话,我就不会哭了。

02

14年后,我在河西找到了一份工作。为了省钱,不再住在地下室,我把家搬到了江宁房山脚下。山脚下是南京的农村,村里是白墙黑瓦的房子。这里的租金很便宜。每月只需300元。我和同学租了一间有窗户的小房间。

房子距汽车站5公里,地铁8公里,公司30公里。我们早上上班,晚上回家。从南京的西南角到东南角,为了2000元的工资,我走遍了南京市的大部分地区。

我的同学二庞对我说:“我真的撑不住了。我看着他的眼睛,坚定地对他说:“中国这么大,却容不下农民工的一滴眼泪。一个字是拼,咬牙拼,吞血拼,拼不动,看手拿了什么,得到这些都是我们的名字

两胖子听我说完,再也不想回去了,我再也不用找人一起租房了。

过了一会儿,二庞搬走了。具体地说,他开始了一个商业项目,从投资者那里拿到了钱。投资者给了他一套免费住的空房子。后来,这个项目失败了,补贴也被烧光了,投资者又放他走了。

接下来的几年,我住在南京安第门柳州东路麦高桥,除了河西,精英云集的地方。

我在南京已经六年了。我已经在南京住了七八次了。我比换房间更努力。我换了十几次工作。在某些情况下,工资折扣不如以前的工资折扣。

但是,我每次换工作的原因是我希望薪水比上次高。至于996,我不在乎。

一些HR总是用她简单的生活经历建议我,年轻人应该在一个地方有好几年的好经验,坚持自己的梦想,不要频繁跳槽。

我想,这都是你妈妈的胡说八道!真是个梦!你说的梦是老板的梦,不是我的梦!我的梦想是有个地方住,每顿饭吃肉喝大碗。

03

16年来,曾经合租一套房子的二庞,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房子,成了房奴。不过,我仍在寻找一个高性价比的房子出租。二庞有空经常来看我。我会在附近找个摊位和他一起喝酒直到他喝醉。晚上,他不回我的小房间睡觉。当他喝醉的时候,他说:“我睡在山脚下的民宅里,还是一个快乐的日子。”

我不知道他是真心的还是喝醉了。我想,人就是这样的。以前一起租房的时候,他们一直在争着要走。现在他们一步一步地得到他们想要的,想要回到那个时候。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对他说同样的话。

除了二庞,其他同学在南京买了房子,买不起的就回去了。只有我愿意在这里租房。

我在北京已经快六年了。我住在地下室工作了一整晚。我吃得最多的不是川菜、粤菜和湘菜,而是杨明玉的炖鸡和杨国富麻辣汤。到目前为止,成就是居住在河西奥林匹克体育场附近,卧室配有独立卫生间,相当于北京票总统套房。可是,交了近五年的社保,我还是买不起厕所。

04

刚到南京的时候,我一个人搬家,没有车,没有朋友,也没有我认识的亲戚。当我收拾东西、整理旧物时,我会看到过去的各种照片、友情和爱情,然后与一个人的孤独、各种脆弱、各种哭泣形成鲜明对比。哭了之后,我把熟悉的东西一个人扔掉了,我不想把它带到一个新的地方。当然,也有一些人舍不得扔掉,留下来。

我在找搬家公司搬家。我还没谈价格。我一个人来。先把东西搬到楼下,然后慢慢地移到地铁口。我给你5元钱,请环卫师傅帮忙。一名男子上下楼跑了三次,只有一半的东西被搬走了。

从一个人移动时行李的重量就可以看出他徘徊了多长时间。

每一个流浪汉都有一段辛酸的历史,每个人都经历过几次痛苦的举动。搬家就是离开一个稍微熟悉的地方,然后慢慢适应一个新的地方,温暖的窝,自己把它填满,在搬家的时候一次次把它撕碎。

如果你没有搬过三五次家,谈论生活是不够的。

同时,也有一点安全感。我在楼下的便利店买方便面。我是常客。我吃一碗皮面,每晚8元。一元三个馒头,我买的最勤快。我认识每一个店主,吃饭的时候总记得唠叨几句,回家没人听我说。我对楼下每家商店的食物了如指掌。我总是点菜。

现在我要搬走一个晚上,把他一点点融入我的故事里,铭刻在心底,让我在以后的日子里想起,也忘不了这个不愉快的记忆。过去总会过去,但留给我的伤痛无法抹去!

05

在城市里,人们每次搬家,都想有自己的房子!但那是非常遥远的,很多人娶有房子的人!

移动就是移动几次。我住过大房子和小房子,但它们不是我自己的房子。我觉得我随时都会离开,没有安全感。

安全感不是自己给的,而是房子给的。

作家张五茂说:“人们在城市里游荡就像候鸟,而迁徙就是城市内部的迁徙。我们背着所有的东西在北京爬行,身后是泪水。很多人都有一个浪漫的梦想:像三毛一样流浪。北漂没有诗意的流浪,只有被迫的放荡

真的很难移动,但只有经历了从未有人陪伴过的风雨,你才会对生活有更深刻的理解!